北约北扩加剧欧洲安全风险

当地时间5月18日,瑞典和芬兰正式申请加入北约,得到北约积极回应。作为长期奉行中立政策的国家,此次瑞芬两国申请加入北约,不仅是北约北扩迈出的重要一步,也是欧洲地缘政治大动荡背景下的重新洗牌,使本就充满不确定性的欧洲局势变得更加复杂动荡,安全风险进一步加剧。

瑞芬加快“入约”步伐

北欧国家瑞典和芬兰,长期奉行军事不结盟政策。冷战期间,瑞芬两国不与美苏任何一方结盟,保证了在两极对抗格局中的自身安全。冷战结束后,两国开始拉近与北约和欧盟的关系,但并没有突破中立国身份界限。1994年,两国加入北约“和平伙伴关系计划”,成为北约增强伙伴国。1995年,两国加入欧盟,开始参与欧洲一体化进程。2009年,两国加入北欧防务合作组织。总体而言,瑞芬两国采取军事不结盟政策,在复杂欧洲力量博弈中保持了特定平衡,为维护欧洲安全架构特别是北欧安全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此次瑞芬两国申请加入北约,直接原因是受欧洲安全局势恶化影响,对未来安全环境和安全威胁的认知发生了重大变化。4月中旬,两国开始试探申请加入北约的可能性。时隔仅1个月,两国便正式申请加入北约。其目的不言而喻,即通过成为北约成员国,获得集体防御保护。

此外,北约的态度也是推动两国加入北约的重要因素。美英德等北约主要成员国已公开表示欢迎两国加入。5月11日,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出访瑞典和芬兰期间,与两国达成新安全协议。5月12日,美国政府发言人普萨基表示,将支持瑞芬加入北约,并为两国提供过渡期的必要支持。5月15日,德国外交部长贝尔伯克宣称,德国政府已做好两国“入约”的准备工作。此外,立陶宛、爱沙尼亚、拉脱维亚和丹麦等国都纷纷表态,将推动和支持瑞芬迅速加入北约,给两国吃下“定心丸”。

欧洲趋向“北约化”

冷战结束后,在美国主导下,北约先后进行了5次东扩,向东推进1000多公里,极大挤压了俄罗斯的战略缓冲空间。近年来,北约又将目光投向瑞典和芬兰,试图从更大范围对俄罗斯实施遏制和围堵,实现欧洲整体“北约化”。

从两国所处地理位置看,芬兰与俄罗斯之间有长约1300公里的边界线,是欧盟成员国中与俄边界线最长的国家。芬兰加入北约,将使北约与俄陆地边界线增加1倍,俄罗斯国门将对北约敞开。瑞典虽与俄没有陆地边界,但扼守从北海到波罗的海的出入口。在俄罗斯现有的3个欧洲出海口中,圣彼得堡和摩尔曼斯克都在北欧,俄罗斯船只从这两个港口出海,需经过瑞典或芬兰海岸线,全程都会被密切监视,这对俄在波罗的海的行动构成极大制约。两国加入北约后,北约便可拉起一条北起北极圈南至黑海的漫长军事封锁线,使俄罗斯处于被全面包围状态。

此外,瑞芬两国加入北约,将增强北约整体实力。例如,芬兰有2万余名训练有素、装备精良的常备军,是欧洲仅有的几个实行征兵制的国家之一,有能力在发生战争时征召超过20万名预备役人员。值得指出的是,两国都曾与北约部队进行联合训练,并参加了北约领导的阿富汗行动和打击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国际联盟。总体来说,两国“入约”后,将成为北约的“净贡献者”。两国放弃中立国地位加入北约,还可能产生示范效应,推动欧洲多元化安全诉求走向一元化,使欧洲安全格局完全置于北约体系之下。

地区安全面临风险

北约战略空间向北扩张,将对俄罗斯安全空间和战略纵深构成威胁,甚至直接威胁俄在极地、北海和巴伦支海的利益。俄罗斯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距离芬兰边界仅170公里,几乎没有战略纵深。这意味着俄重要经济中心将完全暴露在北约威胁之下。

北约上述举措引发俄罗斯高度警觉。俄外交部发表声明称,如果北约继续沿俄边境扩张,在北翼对俄构成军事威胁的话,俄将采取包括核威慑在内的报复措施。俄副外长格鲁什科警告称,瑞芬两国加入北约,就意味着“放弃无核地位”。俄可能改变战略核力量的目标设定,甚至在“飞地”加里宁格勒部署核武器。

在当前国际安全局势紧张之际,欧洲地缘战略格局已脆弱不堪。瑞芬“入约”将导致欧洲安全局势进一步恶化,使欧洲各国陷入更严重的地缘政治动荡和风险之中,甚至引发无法预测的后果,不利于欧洲大陆长久发展,值得国际社会高度关注。(方晓志)

作者头像
正商参阅创始人

上一篇:纪念袁隆平歌曲《种子》MV发布易烊千玺演唱
下一篇:三北工程林木良种使用率到2025年将达70%以上

发表评论